本网讯(刘如涛)“凌晨,当那名青年男子越墙入室,举起手中的断丝钳,向熟睡的七旬高某、赵某夫妇头上狠狠砸去时,这瞬间,他用暴力抢劫的那只金灿灿的手镯,已经蜕变成一副锃亮的镣铐。”乐亭公安局副局长张毅如是说。经过五昼夜的连续奋战,发生在乐亭县蔡各庄的“3.28”入室抢劫杀人案成功告破,4月2日上午,犯罪嫌疑人侯某被擒获归案。
  凌晨发案春寒料峭。
  3月28日凌晨3时29分。乐亭公安局110值班室突然响起电话铃声,一位高女士用急切的声音报警说:“住在乐亭镇蔡各庄村的父母高某、赵某,遭人入室行凶,生死未卜,已被送到县医院抢救,现正在重症监护室。另外,母亲赵某左手腕上的一只金手镯不见了……”
  高女士叫丽丽,是高某、赵某的女儿,家住乐亭镇近处的村庄,距离蔡各庄村有3公里。高某、赵某被打昏后苏醒过来,忍着疼痛给女儿女婿打了电话,让快来救救他们。时间不长,女儿女婿开车来了,叫来救护车,又报了警。
  案情重大。值班民警于第一时间赶到蔡各庄。蔡各庄是乐亭城中村,在县城中心正西方向1.5公里处.。现场位于村正街南侧第一排,电站西第四户。该户三间正房,东西接邻,南北有院。北院临街有两间正房。两间正房东屋为案发中心现场。当民警赶到时,已是人去屋空。北侧炕上东西摆放的两只枕头上均有血泊,床单和地面上有面积不等的滴落血迹带。两间正房南至三间正房北院内,发现几个单、双脚鞋印,西侧围墙上有攀爬的痕迹。
  敲定思路
  是报复杀人,还是图财害命?28日刚上班,局长张海民、副局长张毅就组织召开了案情汇报会,通过全面分析论证,敲定了侦破思路:一路由技术民警、法医对现场进一步勘查,获取更多的相关物证;一路由侦查员围绕受害人及其关系人进行调查走访,从中搜集案件线索;一路由图侦组从中心现场向四周延伸触角,调取梳理视频资料。
  连日来,办案民警走访了百余人,调取视频监控20多处。随着侦破工作的步步深入,30和31日,连续召开调度会,调查走访材料显示,高、赵年逾七十,在村里老实本分,吃亏让人,不曾与人交恶,排出了挟嫌报复杀人的可能,初步确定案件的性质为涉嫌故意杀人、抢劫、盗窃,并勾勒出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和出行轨迹。在此基础上,围绕重点目标集中警力攻关。4月2日,重点目标渐行渐近,一个身高1.6米左右,身体较瘦,棕色短发侯某纳入视线,民警兴奋不已。上午9时,在县城茂源街上的一家水产门市前,刑警大队长谭成文、中队长艾志国带领民警一举将其成功抓获。
  侯某其人
  侯某,男,1997年9月27日出生,承德市宽城人。其父母均在当地一家钢厂上班,家庭生活条件优越。侯某初中辍学,游荡社会,无所事事。2015年,因犯盗窃、抢劫罪,被宽城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十个月。2016年5月刑满释放后只身来到乐亭,租住在城中村晁庄的一间平房里。侯某到乐亭后的近两年时间里,没有固定工作,他在建筑工地打过工,在县城大街小巷送过外卖,闲来无事,到青春广场当过快手直播。
  侯某在乐亭成了熟人,有不少年轻人也结识了他。一年前的春天,侯某从网上认识了一名离异的女士邵某,时间不长就开始处对象。
  邵某的家在离县城3公里的农村,她尽管比侯某年龄长几岁,但侯某并不嫌弃。几个月后,邵某听说侯某有前科,怕有不测,于是毅然分手。
  邵某有一个大姨赵某,家住乐亭镇蔡各庄村。赵某对外甥女邵某很好,邵某也时常到赵某家串门。在邵某和侯某相处期间,邵某曾几次领着侯某到其大姨家吃饭。侯某被抓获后供述说:“在与邵某闲聊时,邵某不止一次说她大姨家有钱。”侯某头一次去赵某家时,一眼就看到赵某左手腕上那只金镯子,知道价格一定不菲,便怦然心动。其实从那时起,居心叵测的侯某,已对赵某的手镯垂涎三尺。
  家有黄金外有秤。蔡各庄村许多人都知道,赵某家并不富裕。她和老伴高某当了一辈子庄稼人,靠土里刨食。赵某腕子上的那个手镯,还是两年前女儿丽丽为孝敬母亲,花了14000元买的。而邵某为她大姨的炫富,却为大姨埋下了祸根。
  侯某其貌不扬,他对邵某与他分手十分恼火,百般纠缠,还扬言说,如果邵某与前夫复婚,他要灭了她的一家。邵某没有被吓唬住,还是与前夫复婚。而这段不成功的婚恋,也为侯某日后肆无忌惮抢劫赵某家起到了助推作用。
  铤而走险
  侯某见异思迁,好逸恶劳,恶习不改,重走旧路。3月27日,他租住的房屋期满,因为两手空空,无钱缴纳租金。一个犯罪的念头在他心中升起。无疑,赵某家是他的首选。
  凌晨1时许,侯某戴上黑色帽子、黑色口罩和黑色手套,腰里别了一把改锥,电动车后座上别了一把断丝钳,从晁庄租住屋里出来,直奔蔡各庄赵某家。他从西侧翻墙入院,用改锥别开门进入卧室。
  赵某和老伴高某睡得正香,对家里进人全然不知。侯某先在堂屋衣柜里翻腾了一遍,没找到值钱的东西,于是进到卧室,从高某的一个裤兜里掏出400多元钱装入腰包,接着他去撸赵某露在外面左腕上的金镯。快要撸下来的刹那间,赵某似乎有所发觉,左胳膊动了一下。毕竟做贼心虚。侯某惶惶然,他怕赵某醒来发现并认出自己,于是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断丝钳,狠狠朝赵某头上砸了几下,赵某哼哼了两声后,没有别的反应,只是用手去捂脑袋。接着,侯某唯恐一旁的高某醒来,又抄起断丝钳砸向了高某头部,高某也哼哼了两声,大概是昏过去了没有动弹。侯某这才得手,将赵某的手镯撸下,匆匆逃离现场。
  侯某盗得手镯后,将断丝钳扔在回来路旁的一台搅拌机里。到了租住的房子里,将作案时戴的帽子、口罩、手套和衣服投到灶坑里烧了。然后连夜租车赶到唐山销赃,在百货大楼一带寻找收购旧首饰的门店。由于时间早没有营业,于是又到建国路找了一家开门的小店。店主人称了一下手镯38.9克,以每克250元的价格收下,从手机银行给侯某支付了9700元。侯某回到乐亭后,把这笔钱紧抖落,还了新旧租房费1000元、借款1500元,买了雅马哈摩托车2800元,还有音响、服装、香烟等,最后只剩下100元。
  再说建国路上那家门店买得手镯后,早饭后就急着转手,以20200元卖给百货大楼附近的一家旧首饰店,从中赚了500元。侯某落网后,乐亭办案民警将正待出售的手镯从唐山追回。
  一只手镯引来一场灾祸。高某、赵某已没有生命危险。高某因急性中型开放性颅脑损伤、脑挫裂伤、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等12处脑伤,做了开颅手术。赵某没有做开颅手术,其头部和左手有10处受伤,其中右颧骨骨折,左手第四指中节指骨开放骨折。
  案后沉思
  “3.28”入室杀人抢劫案,经过集中警力,紧锣密鼓,连续奋战,在短时间内成功告破。接着,办案民警又乘胜追击,深挖余罪。侯某又交代了其它15起盗窃罪行。4月5日,受害者亲属为乐亭公安局送来锦旗表示感谢。锦旗上写着:执法为民,破案神速。欣喜之余,民警几多沉思。
  一、县城流动人口管理常抓不懈,管理制度化、动态化。近些年来,不少大案、要案,如杀人、抢劫、盗窃、敲诈勒索和参与涉黑、涉恶案件就发生在流动人口中。这些流动人口,大多居住在城中村、城乡结合部的平房里,有的则租赁闲置的单元楼。来无影,去无踪,有的甚至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”,有的昼伏夜出,处于无政府状态。因此,这些地方容易形成气候,滋生犯罪。
  二、农村家长要加强对进城打工子女的教育。不少农村青年,不愿意在家搞种养业,进城打工成了一种时尚。可是,他们中不少人学历低,干细致活没有一技之长,到工地干力气活怕脏嫌累,想吃得好,穿名牌,交朋友,处对象,又没有那么多钱,有的甚至结识社会闲散人员,时间一长就开始干坏事。而在田里、棚里、猪场、牛场辛勤劳作流的父母全然不知,他们还以为自己的孩子在城里找到了工作,跳出了农门。有的在公安局送来逮捕通知在恍然大悟。前不久,乐亭公安局就在县城一个单元楼里,一下子抓获了7名涉恶团伙成员,他们或寻衅滋事,或敲诈勒索,其中有4名还涉嫌吸毒。
  三、对青少年法制教育要警钟长鸣。近些年来,青少年犯罪呈上升趋势。据调查,乐亭近5年来,在恶性案件、团伙犯罪案件中,青少年犯罪占80%。2018年以来,乐亭公安局打掉了4个涉恶犯罪团伙,已抓获的24名团伙成员,他们平均年龄23岁。他们其中不乏有的有前科,有的甚至是二进宫、三进宫,这类人把“我也进去过”作为骄傲的资本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在他们身上,法制意识缺失,价值观念扭曲,因此逾越法律的围墙,滑向犯罪的深渊。

0

 
 
进入编辑状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