叨叨复叨叨,老吕网上聊。不闻谈笑声,唯闻键盘敲。
问吕何所思,问吕何所急。吕亦无所思,吕亦无所急。
昨夜见微博,网络大民生,贴子千万帧,帧帧有民声。
网民有呼声,老吕有热情,愿为叨叨哥,从此网上行。
开发招领网,暖心停车卡,设置二维码,爱心黄手环,
旦辞母女去,暮宿大桥边,不闻母女唤吕名,但闻网民呼声一阵阵
旦辞大桥去,暮至大爷家,不闻母女唤吕名,但闻微博求助一声声
披星戴月继,网上路若飞,寒来暑往踱,殷切漫灯辉。
民众百言记,叨叨口碑归,归来置角落,角落熠熠辉。
金杯汗牛栋,银杯无立锥。谁想有此累,老吕不用物欲赏。
愿附七尺躯,救民助急慌。  爷娘闻吕来,四邻招呼忙;
姐妹闻吕来,安全有保障;兄弟闻吕来,高朋咨询向安康。 
开我私家车,坐我病时床,脱我警服蓝,着我条纹裳。 
万芳理斑鬓,对镜整戎装。门挤伙伴来,伙伴皆惊忙 。
同行数十载,不知老吕如此桑。安建后继人,网络急速忙;
叨叨复叨叨,安能辨我是死生?

作者:张顺刚

0

 
 
进入编辑状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