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做为一名普通民警,自打从警到今,30多年过去了,虽然没有亲手抓过一名逃犯,也没有直接破过一起大案,更没有出生入死、惊天动地的业绩,却荣立了6次公安三等功。乍听起来,似乎有些让人难以置信,但确是事实。对此,我既觉得非常荣耀,又深切感到殊荣来之不易。因为这6枚警功章的背后,凝结着我常年笔耕的汗水,融汇着我警营爬格的艰辛。
  1984年夏,我冒着严打的硝烟半路改行刚步入警营,便和民警们一起投入了一个又一个紧张的战役,而当胜利的喜悦第一次写在战友们的脸上时,我就有了心灵的冲动,渴望所有善良的人们都能分享这一份快乐,至于自己辛苦点,劳累点算不了什么。于是,我拿起了笔。从那以后,便义无返顾地与公安宣传结下了不解之缘,一晃30多年间,我采写了大量反映公安民警崭新精神风貌的新闻稿件,先后被中央、国家及省市新闻媒体采用达8000余篇。实践使我体会到,工作虽然很辛苦,但其产生的社会效益很大,我为此而做出的努力值得。
  说实话,34年的警营爬格并不是一帆风顺的。起初,我有过投出十几篇稿,篇篇杳无音信、望眼欲穿的企盼;有过因报道中的只言片语不妥被当事人找上门来不依不饶,弄得我焦头烂额的经历;有过因稿件中触及了某些人的利益,继尔遭到威胁和恐吓;有过个别同事对我写稿动机的误解和嘲讽;更有过苦于找不到报道线索的彷徨……但这些都没有动摇过我从事公安宣传的决心和信心。严打战役中,每逢发生重大案件,不管白天黑夜,刮风下雨,我总是拿起采访本就走,和民警弟兄们一起摸爬滚打。无数次亲历破案,无数次参与对犯罪嫌疑人的审讯,在掌握大量素材的基础上,挑灯夜战,奋笔疾书,写出一篇篇语言朴实,内容鲜活,有较强轰动效应的新闻稿件,及时准确地将民警们一个个动人的故事传播出去。记得有一年除夕,经过民警们长达一年的缜密侦查,一起重大杀人积案破获,犯罪嫌疑人兰某被民警们从承德一个小山村抓获。当听到这一喜讯后,我立刻赶到机关,和有关人员详细了解情况后,便埋头写稿,竟忘记了吃年饭,直到家中几次打来电话催我回家过年,才无可奈何地撂下手中的笔,匆忙赶回家中。面对满桌的美味佳肴,我无心品尝,只是吃上几口便返回机关接着写。当除夕夜的鞭炮炸响时,我的长篇通讯《缉捕漏网之鱼》也收笔了。这篇稿子很快被《法制日报》采用,接着又被十多家新闻媒体相继刊载。
  从事公安宣传,要敢于扶正祛邪,伸张正义,时刻想到我们是人民群众的代言人,尤其要敢于写带响的新闻。那年7月,在全省组织的统一清查搜捕行动中,我局治安科一名副科长奉命到境内一汽车修理点检查时,冷不防遭到老板的袭击。这名副科长当场被砍两刀,鲜血直流。事件发生后,我局民警十分气愤。于是,我对此事进行了认真采访,马上写出了一篇题为《暴力袭警,国法不容》的稿件,公开披露了公安民警为执法而流血的事件。这一新闻先后被多家省、市报纸在显著位置刊登。省公安厅《警视窗》杂志在发表此文时,还特意加了编后话。然而,无独有偶。时隔不久,在我区又发生了林东派出所3名民警在执行公务时当众遭一伙歹徒辱骂、殴打事件。透过这些暴力抗法案件,我不仅震怒,而且陷入了沉思。联想到公民的普法教育,民警严格执法的程度,自我保护意识,体能状况……,经过一番精心调查思考之后,我又采写了一篇调研报告《由暴力抗法引发的思考》,经领导审阅发出后,几天内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》全文播发,新华社河北分社发了内参,省、市多家报纸、电台相继采用。一时间,社会上刮起的一股暴力抗法的邪风,不仅从舆论上遭到了重创,同时,也引起了各级领导的关注。
  “爬格子就得要吃苦耐劳,搞报道就得有点魔气劲”既是我的座右铭,更是我写作生活的真实写照。熟悉我的人都说,我满脑袋里装的都是稿,这话并不过份。平时我除了做到闻警而动,随警作战,经常深入一线采访外,还密切注视社会治安动态,留心察看基层所队报送的各种信息材料。每当一线民警来机关办事,只要让我碰上,总是热情约他们到自己的小屋坐坐,聊聊基层情况,从说话拉磕中发现报道线索。只要有价值就毫不放过,马上进行捕捉,很快写出稿子,难怪同志们称我有个“新闻眼”。我虽说在分局负责搞宣传,但每天的工作决不只是单纯写报道,还要完成其它繁重的任务。因此我平时写稿的大多数时间是在晚上,往往一写就到深夜,而第二天照常工作。连我自己也记不清多少次了,当我躺在床上或在半夜睡梦中,突然来了灵感,想起一个词,一句应修改的话,或一个称心的标题,总是兴奋的立即拉灯下床,提笔写上。我多年来已养成一个习惯,窗台上经常放着笔和纸。爱人起初责怪我半夜撒愣怔,到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,一开灯就知道我要干啥。节假日对于别人可以说是休闲的日子,而对我来说正是写作的黄金时段。翻开一本本厚厚的剪报册,我自己心里最清楚,大报小报刊登的不少稿件都是我在节假日里的“杰作”。
  爬格子是个苦差事,成年累月为他人做嫁衣裳,枯燥、乏味、劳神、费力,而且又脱头发又掉肉,这一点我是有切身体会的。然而,我体会更深的是,写作也有其快乐,就是看到民警们欣慰自己的辛苦被人们赞誉的时候;就是懂得自己的笔能为故乡宣传真善美的时候;就是舆论也成为震慑犯罪的强大武器的时候。也就是为了这些吧,我对公安宣传才如此执著,从不放弃自己的追求。多年来,分局值夜班的同事们几乎没有人见我看过电视,没人看到过我玩扑克、下象棋。我常年握笔的手指早已磨出了茧子。我住了十几年没有暖气、靠生炉子取暖的楼房。孩子上了十几年学,我接送的日子屈指可数。一家人洗澡用了多年花4元钱买的太阳能热水袋。那些年家里的阳台木头窗户常年被雨浇糟了,有几个窗户扇都关不严了,爱人几次提出改换钢窗,可我今年推明年,明年推后年,一直到后来搬了家也没有换成。我真的是没那心思,也没那精力想想家庭,想想孩子的。搞政法报道有一定的危险性,我心里最明白不过。不少好心的人也曾不止一次的劝过我,跟领导说说,别干这个了,笔下留情吧,现在社会关系这么复杂,你知道你写的东西挨着谁呀?我年逾九旬的老母亲也多次唠叨我,都快退休的人了,班上也不是没你不中,挺费脑筋的,别写了。但我始终没有动摇过。直到现在,我写稿的热情还是那么旺盛。晚上,更深夜静的时候,铺开一叠稿纸,金色的盾牌便荡涤去一切污浊,天地便清亮而宁静。我也便觉出了一种威风,那是正义的回声。
  有耕耘就有收获。走入警营34年,我先后获得各类新闻奖项及各种荣誉称号90多个。曾经荣获“全省公安宣传思想工作先进个人”称号,多次被评为“市优秀宣传工作者”,并且受到区政府晋升两级工资的奖励。特别是抚摸着市公安局先后颁发给我的6枚金光闪闪的三等功奖章,我感慨万千。它会永远激励着我紧握手中的笔,不断地将广大公安民警的光辉形象展现在世人面前。
  作者:唐山市公安局古冶分局  王晓义


0

 
 
进入编辑状态